最新資訊
  • 生命裡的生命
點擊量:22
日期:2015-01-27

作者:俞夀韶

 

  媽媽辭世一周年。去年六月廿七日我和女兒沅君趕到加國醫院時,母親的遺體仍在,我舒了一口氣。我握著媽的右手整整兩句半鐘;另一隻手輕撫她的額。我們對她講話、唱聖歌、念經祈禱,有兩次我聞到媽媽呼出芬芳的氣息,她的手亦由僵凍轉為柔暖了。


  我很捨不得媽媽離開,我內心的小孩曾感到非常失落和痛苦,特別是零至三歲的自己,從未有語言之前的嬰孩無聲的抽搐,到兩三歲的小孩扁著嘴淒涼的小哭、大哭,呼喊著媽媽;當下我深深體會那些從小便失去父母的孩子感到的淒苦,也為自己過往因無意識和無知所犯的錯誤而難過哀慟,並求他們寬恕。


  媽媽死後半個月的一個早上,我在祈禱默觀時,想到她曾對孫女說:「我喺邊一個仔女處住都有寄人籬下的感覺」,我哭得很厲害,因我亦曾有此感覺。想到媽媽肉身已死,她現在已返到天主永恆的居所,我亦安住於天主大的國度裡,我開心,雙手向上伸展迎向天主的大愛;我亦看到媽媽的臉發光。我開始舞蹈了,歡欣地唱歌和擁抱身邊的朋友及丈夫洪弘。


  徹底接觸「根」的痛苦


  感謝聖神在我身上作了奇妙的事。媽媽的死讓我徹底接觸到「根」的痛苦,釋放竭斯底里的驚怕,那是三歲前小孩裡面的小孩。我是透過一隻曾被人虐待的黑貓(大兒子俊棋疼愛的)--- Jordon而醒覺的。它很怕人,我內裡亦怕人、也怕它:僭意識也怕這部分的我。我曾顫顫兢兢地嘗試去觸摸它,幾經艱辛才成功地碰解到它。那晚在俊祺家,是慶祝他畢業的晚宴,我在默觀時見到Jordon,潜然淚下,俊祺在切餅時邀我下樓,眼淚不自制地在眾人面前渙流,我掉頭走回房間讓痛苦哭出來。俊祺和沅君很關心,我道「我同情Jordon」;其實,下意識我同情那孤獨、怕人、被遺棄的內在小孩,也同情我那自出母胎所見到的孤獨和不開心的媽媽。透過聆聽我的眼痛和右眼蓋上的疣,我看到三歲時的我和媽媽。我要學習和媽媽溝通,讓她講出她的苦。我內裡的媽媽流著淚,告訴我她的淒涼孤獨---她獨自一人住在學海書樓和承受被丈夫遺棄的淒苦、驚怕。原來細小的我見到媽媽哭,心有內疚,亦怕見到她哭。當下我哭著告訴媽媽我怕她哭,因我一切都倚靠著媽媽。脆弱的我懷疑,亦相信是我令媽媽不開心和痛苦的。無怪乎自小我要為媽媽做那麼多的事。心理學家Joan Bory Senk的書《Guilt is the teacher , Love is the Lesson》正好講出我過往所學的,已轉化為用愛去服務主和人了。


  父母有生命的連繫著


  我們的身體是聖神的宮殿。多次心和胸椎骨的痛都給我信息去和爸爸連繫。父於一九七八年辭世。在默觀中,我涕淚交流,卻又忿怒的問爸爸為何捨我們而去。我內心的爸爸痛苦地說他沒辦法,他是在逃避並向我們致歉。我浮現爸爸在港時曾溫情地捉著我,只是我沒有感情的回應,當下我開心的讓爸爸觸摸我的手,我又向他講心事,繼而主動地拖他的手,摸他的面、頭髮,讓他摟我,我感到安全和甜蜜。


  媽媽的死帶給我前所未有的生命能量,我感到媽媽在我心裡是完全復活的,我內裡的父母也是有生命的連繫著。


  感謝主耶穌從冰冷窒息的船艙裡拯救了我,我再不感到孤獨。現在我充分感到他說的:「我的軛是輕柔的。」我感到丈夫和子女的關懷和愛護。感謝媽媽的生命。


  感謝天主,亞肋路亞!